非洲婶婶的刀剑乱舞……5

    总有一天这个自言自语的地方会成为一个脑洞漩涡……

     

    这是件奇怪的事。

    好多婶婶玩到现在总会有一两把本命刀,但是,我好像没有那样的感觉。

    先自我澄清一下,并不是高冷或是怎地,肝刀的时候我也是愉悦满满的状态,一边开心地看经验值往上涨一边想象这回的队伍会是怎样热闹的状况,一帮大男人会如何插科打挥互相吐槽什么的。

    可是我为什么苏不起来啊。为什么啊。我的少女心死到哪里去了啊。(躺)


    回想自己看到的许许多多二次创作,许多成熟的画手们,都是以120%的热情喜欢着她们的本命刀或者本命cp。

    比如画的故事有笑有泪,时不时让我欢喜雀跃的阿咩;

    比如几乎都A了游戏的阿彪,她画了好多好多好多帅气的狸子;

    比如海囚时期看到的侅扉,她的审神辛罗有十分饱满的性格。她的药研非常好地游走在温柔和男子气的平衡中,非常令人喜爱。

    好多好多,说不过来……


    我常想,其实页游的角色,无非就是一个平面的,基本不动的设定,剩下的,都是数据造成的属性差异。历史可能能带来一些戏剧性,给玩家一点考据的乐趣和惊喜,而其他的——故事、性格、变化的方方面面,都只是脑补而已。但是为什么,有些人从中获得的感受会那么丰富,并且能将这种感受外化,赋予角色生命?是否这些玩家有比普通玩家或观众更加强烈的爱?或者,相比没有本命的我,她们有着更加动人的灵魂,所以才能为所爱分割出一个饱满的灵魂?

    

  P.S.  说起来,玩这个游戏之前,我很喜欢光忠,但那时候是受小爱的影响。等光忠终于来到本丸,第一部队已经成型了。而他到来之后,大太兄弟也先后锻出,一打三的大太刀们完全掩盖住了太刀的光芒。也许是这些个原因,我对他的感情好像始终没有成长起来。第一部队里最喜欢的可能是清光,毕竟是自己选的孩子嘛。不过我完全无法想象与他相处的时候,他会说什么样的话,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这块空白感完全被阿咩的剧情力爆满的条漫补满了。让她的清光和审神在一起吧~!我有没有对象都无所谓了~

    本审神的少女心,今日依旧绝赞走失中。

评论

© 彩帛曦和 | Powered by LOFTER